观看记录清空
    • 视频
    • 资讯
    • 明星

    《正是青春璀璨时》央八开播,主创线上集结自曝青春糗事

    2020-07-17 06:28:34电视剧资讯7阅读

      以六盘水「 三线建设 」为历史背景创作的电视剧《正是青春璀璨时》,继深圳、南京两地电视台热播后,将于今晚重磅登陆央视八套黄金档。《影视画报》联手《第一导演邦》,独家披露主创人员的热血青春往事,请注意以下关键词:手榴弹、菜刀、盗亦有道。

      1979年2月,中越边境战云密布。一天夜里,时年18岁半的战士习辛腰挂四个手榴弹,肩扛步枪进山侦察巡逻。那是一个U字型的山坳,中越双方的士兵从各自一端的山坡下来。

      走在前面的习辛突然大喊一声:“连长,不好了,有敌人!”习辛嗓门本来就大,一声长啸可谓气贯长虹,连山坳深处的树叶也被吓得瑟瑟发抖。那应该就是“无法确认眼神”后的愤怒,还带着某种亢奋。

      在大喊预警的同时,习辛下意识地做了一个向左侧翻滚的战术动作,那里有个坑。


      “当时只有我的位置能和敌人互相看见,子弹就像水泼过来一样。我的步枪在连长手里,就只好瞅准了机会向敌人扔手榴弹。一口气扔了三个,最后一个就攥在手里,我决不能被俘虏。”

      导演习辛的青春是历经战火洗礼的,从这个角度说,没有哪个导演比他更适合拍摄《正是青春璀璨时》,“当年的三线建设完全是在「战争随时爆发」的背景下展开的,那种紧迫感,是和平年代的年轻人无法体会的。”习辛说。


    演员李健:青春的选择一定要出于热爱

      李健在《正是青春璀璨时》中出演男一号方云鹤,对于他来说,这个人物既复杂又简单,“他面临一场似乎常人无法理清的爱情、友情纠葛;但他选择接受或者搁置,因为他以国事为大,在三线建设中做好自己的工作,就是国事。”李健说。

      时代是不同的,但青春和热血却永远一致。眼下高考刚过,作为一名表演系老师,他觉得一个人在青春阶段决定去学什么、做什么很重要。

      “真正的演员,其所谓的风光背后尽是辛苦。他们没有朝九晚五和双休节假日,拍起戏来经常90天连轴转,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。”李健一再告诫自己的学生,选择演员这个职业,一定要出于热爱而非人前风光。


      李健2006年在北京城市学院当老师的第一年,就带了一个毕业班,四年的时间,他的青春和学生们的青春交融在一起。“当时我们班最大的学生是85年的,比我小不了几岁,所以我们就像兄弟一样。”

      在李健的课堂上,有调皮捣蛋的、也有过听专业课都不认真的,但青春是最好的粘合剂,没过多久,班里的学生就和这样一位年轻的老师打成一片。

      有一年的教师节,李建正在剧组拍戏,他带的那届学生特意跑到剧组给他做了一锅饭。

      “青春对于我,有最重要的三个关键词:选择、热爱、赤诚。”李健说。


    演员夏天:我的青春是砖头和菜刀

      夏天的父亲是一名军人,所在部队似乎每隔两三年就要到另一个地方执行任务。因此,夏天的小学和初中时代,总处于一种「颠沛流离」的状态。

      “去年还在城市里上学,今年已经在大山里了。”夏天说。

      有一年,夏天被父亲送到某部兵工厂子弟小学读书。和当年北京的各个部队大院一样,一个大院、一所学校就是一个江湖。

      那个年代,军人没有什么时间对孩子进行文化、素质教育,通常送到学校就不管了。因此,部队下辖的小学、中学,其民风都比较彪悍。

      小夏天面对的考验就是「欺生」。“下课的铃声对于我来说就是战斗的号角,我的小学、初中时代,是在随时、随地都要抗争、打架、解决问题中度过的。”夏天说。

      当下的中、小学生可能无法理解,彼时的夏天同学,书包里的标配物件竟然是短棒和菜刀。

      “很大程度上,那些年代发生的事情,锻造了我不肯服输的个性,我不会向欺负人的、不善良的人妥协,也不会向困难低头。”夏天说。

      十几岁的夏天一度对南宋经史学家王应麟《三字经》中所提「人之初,性本善」,产生了严重质疑。

      现在回望过去,那些当年向同学伸出霸凌双手的,似乎后来都没有什么好下场:有人身陷囹圄,有人过得卑微不堪,有人蝇营狗苟终不得到。

      “后来有一部漫画好像叫《热血高校》,那里面有些桥段对我来说很有代入感。”

      夏天也曾经在某个时段,在某个小学或初中当上了「扛把子」。悲催的是,刚拿到龙头棍没过几天,父亲又带他转学了;可喜的是,虽然到了另外一个学校要重头来过,但他的斗争经验已堪称丰富。


      演员杨静儿:在我迷茫的青春里,有位王老师

      每年的教师节,杨静儿都会想念那位50来岁、黑黑的、瘦瘦的王老师。

      “她是教导主任,又是我们的物理老师,平时给人的感觉是挺严肃的。”杨静儿说。

      那年,杨静儿正读初中,12、13岁的年纪,有了些许懵懂的想法,但却不知道该做什么、该喜欢什么。

      她很想认真听讲每一堂课,对她来说,那是「尊师重道」的体现。“但我实在听不进去,数理化的成绩很差。”杨静儿说。

      上王老师的物理课,经常出现和老师「大眼对小眼,小眼干愣神」的情况。

      “现在回想起来觉得特别搞笑,我就那样整天挺直腰板坐着「假装很认真地在听课」,其实完全和老师没有互动,最怕老师点名提问的时候。”她说。

      彼时的那个小女孩其实是六神无主、迷茫痛苦的。

      有一天,物理课上到一半,王老师让大家做题,却把杨静儿叫出来。“我当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叫我出去,从教室到走廊的过程中,步伐都是虚的;你想啊,哪个学生不怕教导主任啊!”

      让小杨静儿意外的是,学校的长廊外阳光明媚,光洒在王老师的脸上非常好看,因为王老师和颜悦色的对她说:“你有一个做演员的梦想是对的,但你要想清楚实现这个梦想的路径在哪里,你应该通过努力学习走出河南安阳,去更大的城市践行这个梦想。”

      杨静儿当时不知道该说什么,她觉得很温暖,也很惊讶「王老师怎么知道我的心思」。

      这样的温暖一直安慰、激励着她。后来,杨静儿拿到了北京电影学院的入学通知书,她去找王老师。“我觉得自己有很多话想对她说,她当年的一番话,对于一个学生来说多么重要,多么有力量。”

      这是一位情感细腻的演员,她分享的有关青春的关键词是:感恩。


      演员田玲:二十年军旅生涯,依然留恋那身军装

      2007年11月18日,田玲回到秦皇岛老家举办了婚礼。

      婚礼现场有几桌特别的嘉宾,他们个个坐姿挺拔。“我没想到,当年的战友来了五、六十个,他们从全国各地赶到秦皇岛。”

      当田玲以退役前的最后一套军装,作为婚纱和新郎站在台上的时候,全场沸腾了。

      “我的战友们全都上台和我一起唱《战友战友亲如兄弟》《送战友》的军歌,我的眼泪滚烫着落下。”

      此时此刻,田玲说着说着已经哭出声来,婚礼那天的感动场景,想必到她80岁想起的时候,依然能令她老泪纵横。

      这是一个秉持初心、对部队生活极有情怀的女演员。

      “我14岁当兵,进入部队文艺演出队;有的战友年长我12岁,他们对我的呵护,我一辈子都忘不了。”她说。

      第一次缝衣服、缝被子是在部队,第一次理解忠诚与热血是在部队,第一次知道「 为有牺牲多壮志,敢叫日月换新天 」也是在部队。

      2005年,在部队生活20年后,田玲退役了。“我最遗憾的是,没有等到部队更换新式军装。”从入伍到退役,不同时期穿过的每一身军装,她都珍藏着。

      婚礼那天,她知道那是最后一次可以戴上领章、肩章、帽徽穿军装了。某种程度上,那是一段崭新人生的开始,也是对20年依依不舍的军旅生涯最后的告别。

      “有时候在群里看到国家重新征召退役军人的消息,虽然不确定来源真假,但我真想再回到部队,再正式的穿上那身军装。”她说。

      对于田玲,她关于青春的关键词是:爱红装,更爱武装。


    演员刘明瓒:姥爷是我唯一的青春遗憾

      经过一座火车站,再经过一个批发市场。一段半个多小时的路,姥爷陪着青春年少的刘明瓒走了十年。

      那是一段送外孙去练习钢琴的路。“其实并不算远,但姥爷就是不放心。”刘明瓒说。

      要知道,姥爷是一个双目失明的人。

      这次在《正是青春璀璨时》出演夏文忠,刘明瓒说他一点压力也没有,这倒不是他在标榜自己的演技有多好,而是他有天然的心理优势。

      “因为姥爷当年就是从天津到四川,万千支援三线建设者中的一员。”他说。

      和很多年轻演员不同,刘明瓒的秉性沉稳、简单。“我从小跟姥爷、姥姥在一起生活长大,姥爷对我个性的塑造,应该起了很大的影响。”他说。

      青春时期,男孩难免滋生出些许江湖侠情,甚至是匪气。但是姥爷用自己的方式,一点一滴的告诉刘明瓒「每逢大事有静气,不信今时无古贤 」。

      “我从来没有在姥爷身上看到半点消极,他总是那么笃定、乐观。”

      2008年,刘明瓒在等待中戏入取通知书的时候,姥爷病危了。

      “我想告诉他我实现了自己的大学梦想,只是不论怎么叫他,姥爷都没有反应。”

      对于刘明瓒来说,有关青春的关键词是离别,那不是同学友情亦或爱情的离别,而是从小养他的至亲离别。

      “「子欲养而亲不待」的感受,或许让我的青春会比别人更深刻一些。”刘明瓒说。


    演员顺子:我的「偷盗生涯」和青春救赎

      顺子是一个心里有江湖的人,他是一个可爱的人,也是一个「坏蛋」。他并非科班出身,但饰演的每一个角色都能让人记住,比如在《正是青春璀璨时》里出演的吴大龙,那是一个像「臭豆腐」般的存在。

      可千万别小看这块卤制品,它能让你上瘾,能让正面角色看起来更正,能让你在膈应这个角色的时候又同时感觉到快乐。

      这样多维度的观感体验,不是随便一个演员都能做到的。归根结底,是因为顺子有生活,他在演戏的过程中,很自然的就把自己的生活带进去了。

      顺子痴迷古玩收藏,这在演艺行当里是出名的,即使在专业的收藏群体中,也有相当高的江湖地位。他对生活的观察和体验,就与收藏爱好相关。


      十几岁的时候,在公园里摆摊卖邮票的老大爷们,见着顺子来了就跑。

      “因为我当时总偷他们的邮票,他们都认识我了。”他说。

      没有人教顺子,他自己就悟到了技巧:夹一本草纸书,假意是一个收藏方面的发烧友。捧着集邮册仔细端详的时候,趁卖邮票的老头不注意,顺子把邮票在集邮册里推出一小截,然后用手指沾住邮票的锯齿边缘。

      “这个时候要做一个把脸凑上去仔细观察的动作,然后顺势就把邮票放在舌头上卷进嘴里。”顺子说。

      次数多了,几个老头由怀疑到确定:这小孩不是来买邮票的,他是来偷的。

      有一次,顺子又去公园踩点,看见一个卖邮票的老头困的直打盹,他的一个大皮包就那样放在旁边,里边全是集邮册。

      “我是想在翻看他集邮册的时候再偷一两张。”

      顺子说他突然担心有其他「同行」光顾,会趁老人睡着的时候连包拎走。他上前叫醒了老人家。

      “现在想起来,我才意识到老头可能根本就没睡,你想那都是老江湖,怎么可能那么大意。”顺子说。

      他的判断有根据,因为在顺子蹲下来准备「端详」集邮册时,老头说:“你刚才没有拎我的包,可见你骨子里不是个坏孩子;玩邮票的人,多多少少都是从揭别人信封上的邮票、顺别人集邮册里的邮票开始的。”

      老人的一席话,让顺子突然有些不好意思。对于一个野蛮生长的孩子,这可是种久违的感觉。


      老人后面的话,则让顺子记住了一辈子:“盗亦有道,如果你继续偷邮票,就没有前途了。”

      从那以后,顺子没有再去偷邮票。他明白一个道理:小孩子的顽劣可以谅解,有段位的人使诈才叫可耻。

      他想成为一个收藏家,他要做一个有段位的人。

      “就像一个武术家在与人切磋的时候,如果还用双指插眼、脚踢裆部的伎俩,那就太没品了。”他说。

      某种程度上,顺子关于青春的关键词是救赎,是那个老者的平静言语,让他心生敬畏,而人无敬畏则无道。

    本站所有资源均系互联网收集,仅提供页面服务,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,录制,上传,所有言论及信息不代表本站立场!
    如若本站收录的资源无意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来信告知:1382203#qq.com,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做出更正。

    RSS订阅 - 百度蜘蛛 - 谷歌地图 - 神马爬虫 - 搜狗蜘蛛 - 奇虎地图 - 必应爬虫

    Copyright © 2017-2020 www.92122.org All Rights Reserved.

    RSS订阅 - 百度蜘蛛 - 谷歌地图 - 神马爬虫

    Copyright © 2017-2020